得得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我家上司又掛了
我家上司又掛了全章節免費閱讀 主角辛以瞳邊媛完結版

我家上司又掛了歐吃傘

主角:辛以瞳邊媛
完整版小說《我家上司又掛了》是歐吃傘傾心創作的一本短篇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辛以瞳邊媛,書中主要講述了:被死對頭搶了心儀已久的總監位置已經夠倒霉,更倒霉的是和死對頭上司一起出差,卻在回程高鐵上遇到恐怖襲擊,命喪當場。她死了,卻只是一切的開端。醒來時,時間被詭異地重啟了。當她再次踏上死亡列車時,上司邊媛拉...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7-06 10:10:27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辛以瞳醒來時莫名地出了一身虛汗。

房間寒冷而干燥,讓她鼻尖發涼,喉嚨深處冒著火,連帶著骨頭也又酸又痛。

她看了眼床邊的鐘,六點四十。

這一覺睡了整整八小時,按理來說睡眠充足不該這么累,可身子發虛,頭昏腦漲,像被浸在一場無比漫長的夢中,好不容易才掙脫回了現實,疲累不堪。

不該是昨天去了許久未去的健身房的原因,在健身房她不過是慢跑了一個半小時,和私教過了幾招,連器械都沒練。

完全沒有理由這么累。

辛以瞳曾是運動員,離開訓練隊沒多久便轉業當上了白領,憑借著父母遺傳的聰明基因和從小的耳濡目染,她很快就適應了白領的上班節奏,勤勤懇懇地學習,踏踏實實做事,三年時間就升到了地區經理,開始了每天往辦公室里一坐就是八小時的日子。

要不是公司的死對頭隔三差五地擺她幾道,氣得她能原地跳腳算是活動筋骨,她這身體估計能老化得更快。

從臥室走到衛生間洗漱的路上,迷迷糊糊間不小心踢到了墻角,被這爽快的疼痛感一**,她徹底清醒了。

打開浴霸被溫暖籠罩,辛以瞳冷到腳尖的身體才慢慢回溫。

她將頭發束好準備洗漱,伸手拿牙杯時忽然頓住了。

牙杯的杯耳朝右。

辛以瞳難以置信地看著牙杯。

牙杯的杯耳又朝右了。

辛以瞳有強迫癥,從辦公室到家里,從桌面到衛生間,只要是她會接觸到的地方一定都會按規律擺得整整齊齊,有一點兒亂都會讓她不自在。睡覺前拖鞋一定是頭朝外,起床后被子絕對疊三層,書籍按書籍顏色分類,牙杯杯耳朝左邊。

這些小細節她絕對不會記錯,每次刷完牙她都要確認一次杯耳的朝向,在幾次莫名被改變之后她更是每次都留意擺正,她百分百確定杯耳是朝左的。

印象中這不是第一次發現杯耳方向反了,可仔細思索卻想不起來上次放反是什么時候。最近一門心思都放在華北區總經理這個肥缺的競爭上,對于其他事倒是記憶衰退得嚴重。

牙杯盛滿水,打開電動牙刷,在“嗡嗡嗡”的刷牙聲中辛以瞳的目光沒能從牙杯上移開。

有人偷偷潛入我家,動了牙杯。

這個念頭一升起結結實實地嚇了自己一跳。辛以瞳快速清洗嘴里的泡沫、洗臉換衣,連早飯都沒胃口吃,直接出門了。

越想越惡心,越想越后怕,辛以瞳把門反鎖兩道,在門口愣了一會兒又開進去。關了燈屋里清冷安靜,仿佛入侵者就在某處觀察著她。她充滿警惕地環視屋里每個角落,確定沒人藏匿后檢查了所有窗戶,拿出一張紙撕成長條,頭尾粘了透明膠帶。她退到門外,踮起腳來將紙條的兩端分別粘在門面頂部和外墻上,紙條很細很薄,位置又高,不是特別留意很難注意到。

她的公寓住在十六層,整棟樓二十八層,爬窗進來難度系數太大。如果她不在家時真有人開門進屋,回來一看就知道。

辛以瞳揣著心事趕去公司,今天周一晨會就要宣布華北地區總經理人選了,她絕對不能遲到。

偏偏越有要事越是挪不動腿。高層公寓幾十戶人家活生生地把電梯也擠成了早高峰,辛以瞳家住在中間樓層,電梯過了三趟都超載沒能停,最后還是她一咬牙一跺腳徒步下到B2拿了車,匆忙往公司趕去。

一路的擁堵嘈雜倒是將她早起的一堆心思擠到了一旁,沒空琢磨。在車河中慢慢挪步,辛以瞳習慣聽聽早間新聞。打開廣播正聽著國際新聞,前面的車往前挪了兩輪子,她沒及時跟上,忽然一輛奧迪歪了車頭從旁邊的車隊插了進來,半個車身擋著她,明目張膽要加塞。車里的一男一女回頭看了她一眼,女的跟男人耳邊不知道說了什么,那男的目光就沒從辛以瞳臉上挪開,一直盯著她。前車又挪了挪,奧迪極其霸道地插到她前方。

真是無聊。

辛以瞳認得車里的一男一女,坐在副駕上的女人正是她的前女友鄔敏。

辛以瞳想要換個車道繞到前面去,可左右車輛跟得緊,完全沒給她加塞的余地,而她本身也非常鄙視加塞行為,只好一腳剎車一腳油門跟在奧迪后面。

手機突然響了,進來一條鄔敏的微信。

“升了經理怎么還不把你的破標致換了?明年清明回去給你爸掃墓么?帶我一程?”

辛以瞳看了這條微信之后刪了,連帶著鄔敏也一起拖進黑名單。

終于要到公司,車卻壞在了樓下。辛以瞳叫了救援之后小跑到辦公室。

幸好沒遲到。

她一路跟同事打著招呼快步走進辦公室,剛進辦公室助理Cathy就沖了進來,一臉慌張地說:“頭兒,你總算來了!”

辛以瞳將門關了起來,問道:“什么事這么急。”

“上周五咱們加班做的策劃書被打回來了。”Cathy將懷里的文件夾遞給她,“邊媛那邊說策劃書寫得不夠詳細,影響她預算精細,讓咱們重做。可是這份策劃書一會兒晨會就要匯報了,她這時候說不行什么意思啊,分明就是要咱們下不來臺。”

辛以瞳將策劃書壓在手掌下,單手撐著桌子,皺著眉,火氣立即被勾了起來:“又是邊媛。”

Cathy哀嘆一聲:“自從她升上來之后就沒消停過,不針對別人就針對咱們,都不知道為什么。”Cathy表情忽然一變,附在辛以瞳耳邊道,“誰不知道這次華北地區總經理的位置不是你就是她,頭兒你說她怎么這么損啊,陰招一套套的,就是為了把你擠下去吧。據說她和CEO關系非常好,經常在CEO家里過夜。很多人都說她們倆人關系親密得過分,她們兩個女人……”

“一會兒開會要用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辛以瞳打斷她的話,Cathy見頭兒面色不善,立即跑去忙活了。

辛以瞳的確討厭這個處處給她下絆的死對頭,對于此人私生活八卦她更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邊媛和CEO的關系不一般這事兒也不是第一天落入她的耳朵里,當初邊媛進公司時就是空降經理的位置,惹了不少紅眼。

一群人在她辦公室外的走廊穿行,往里面的會議室走。

晨會要開始了。

公司中高層一邊說著話一邊前行,清一色的正裝中,辛以瞳一眼就看見和CEO并肩而行的邊媛。

CEO虞宸今天的妝很濃,一雙眼睛格外鋒利,抹著濃艷唇色的雙唇幾乎要貼到邊媛的耳朵里,眉心微微蹙起,似乎在說什么煩心事。和虞宸的鋒銳相比,面上帶著從容微笑的邊媛感覺輕松不少。她盤著利落的長發,露出細白精致的脖頸,整個人看上去年輕而充滿朝氣,最重要的是她周身散發出微妙的自信,就算和集團里出名的女魔頭虞宸出現在同框之中也絲毫未被對方壓了氣勢搶了矚目。

看這兩人如同傳聞中一樣親密同行的畫面,辛以瞳忽然想起被邊媛擠走的老吳對她說的話。

“小辛你別太天真,這公司不是你家的,你再認真工作輪不到你的就是輪不到。你看看我,刮風下雨從來不遲到,生病都得把工作做完了才輸液,老婆生孩子的時候我在陪客戶,喝到胃穿孔和老婆一起住院。我十年如一日把公司當自家,為老板賣命,最后呢?落著什么下場?那個姓邊的才多大?小我整整一輪,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一進公司就登我頭上了,這么多年算是白熬了。看見你就好像看見當年的我,小辛啊,我知道我很失敗,沒資格教育你什么,就跟你說兩句過來人的經驗之談。這社會只講人情、靠關系。你昨晚又加班到九點吧?我勸你一句,別太認真,得過且過就行。”

當年老吳說到邊媛的事時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看來這邊媛的確和集團高層連著千絲萬縷曖昧的關系網。

這么說來,這次華北地區總經理的位置是不是已經內定了?在她沒日沒夜努力的時候,邊媛已經在擬獲獎感言了?

辛以瞳正被強烈的不安感籠罩,思緒慢了半拍,邊媛忽然轉了目光向她的辦公室里望過來。辛以瞳偷偷窺探的目光被她逮個正著,不知從何而來的心虛眼神明顯閃爍了一下。辛以瞳強行鎮定下來,看似若無其事地移開目光,錯過了邊媛意味不明的笑容。

晨會開始了。

晨會由辛以瞳開場,她行云流水地站在會議室的前方講解策劃書,迎著全公司高層的注視把下一季度的策劃說得詳細而滴水不漏,將可能會被邊媛挑刺的幾個地方當初補上,絲毫不見心情有何起伏。虞宸點頭稱贊。

“這份策劃做的很好,公司幸好有辛總這幫年輕的中堅力量……”

辛以瞳坐回自己的位置時聽見虞宸褒獎。虞宸那張似乎天生不帶笑容的臉正面對著她,緩緩道出稱贊。

虞宸很少夸贊誰,這時候的夸贊更是意味不明。

或許還有一線機會,辛以瞳自認在業務能力、領導能力和人緣方面都勝過邊媛一籌,加之她還大邊媛兩歲,年齡通常和經驗掛鉤,也是她的優勢。

她手里握著一把好牌,勝利之神一定會眷戀她……

……

散會的時候大家紛紛站起來,椅腿摩擦地毯發出一陣沉悶的聲響,辛以瞳坐在原處,沒有動彈。

虞宸路過她時拍了拍她肩膀,那一刻她想一臂將對方隔開,思緒剛起,虞宸就離開了。

離去的眾人多多少少都向她投來同情的目光,辛以瞳一眼都沒有回視。

邊媛走在人群的最后,站在門口躊躇了一會兒,凝望著辛以瞳安靜的背影,片刻之后也離開了。

“頭兒!”

辛以瞳拖著步伐往自己的辦公室走時,Cathy在她身后喊她,她聽見了,沒搭理。

“頭兒!”Cathy跟了進來,辛以瞳將文件夾放在桌上,輕聲道:

“關門。”

Cathy關了門,表情尷尬。

“說吧。”辛以瞳看她樣子就知道她有話要說,“還有什么更壞的事。”

Cathy說:“邊總讓我給您說一聲,票訂好了,中午十二點半的高鐵。”

“高鐵?票?”辛以瞳疑惑道,“去哪兒?”

“咦?頭兒你不知道啊?你現在是華北區副總,辦公室要搬到邊總的辦公室里,而且今天就要和邊總去B城出差巡柜去。邊總那邊已經訂好了高鐵票,您還不快點兒回去收拾收拾?搬辦公室的事就交給我吧。”

搬辦公室?搬到她的辦公室里和她朝夕相對?早上剛剛上任總經理就訂好了中午出差的車票,這“未卜先知”的氣氛都快沖破天際了吧。

辛以瞳暗暗發笑,深吸了一口氣,對Cathy說:“我知道了,我這就回去,辦公室的事兒就麻煩你了。”

Cathy笑道:“應該的應該的。邊總說她在B3等您,接您回家。”

辛以瞳:“……”

辛以瞳利落里收拾好東西往B3去。

獨自站在電梯里,從反光中練習自然的微笑。

華北區總經理的位置果然屬于邊媛,而她被任命為副總,以后她就是邊媛的“左膀右臂”,是她團隊里的“核心骨干”。

說白了,就是幫邊媛那個小鬼打下手。

她沒想要離職。

往前一年可以離職,往后一年也能離職,但只有在現在,不能。

不管邊媛用什么樣的關系什么樣的手段奪到了她心儀已久的位置,那都是邊媛的勝利。辛以瞳不甘,但是不得不服。

世間無數道路,陽光大道有之,艱難險阻有之,自然也會有藏在暗處的捷徑。大道和捷徑都會有人走。

如果邊媛覺得能用這種手段讓她覺得屈辱或是憤怒而迫使她離開的話,那就錯了。

她會一直留下來,直到得到她想要的一切為止。

來到B3,邊媛的車亮起燈。

車窗降了下來,帶著笑意的邊媛坐在里面向她招手。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1024福利视频库导航